三一重工:从福岛核救援到投身消防 是荣誉更是

时间:2018-12-18 浏览:

陈添明是三一重工研究院的一名老员工,2003年入司的他在担任消防装备项目总监之前一直与泵车打交道。谈到三一消防车研发的初衷,他向笔者讲述了自己曾亲身参与的、2011年日本那场举世瞩目的核泄漏背后的救援故事——

三一重工泵车参与日本福岛核救援

三一重工泵车参与日本福岛核救援

驰援福岛,永生难忘的救援行动

2011年3月,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爆炸与泄漏事故,日本政府启动紧急处理预案,借鉴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故的经验,在全球范围内征集长臂架泵车,准备在最后阶段用混凝土将核电站封死。三一重工第一时间响应,迅速调配一台62米泵车至上海港,随时待命前往福岛。但在即将发车之际,日本的救援方案发生了变化——因日本的消防车都是不能弯曲的直臂消防车,无法精准的向已经被融塌的核电站塔顶打水,现场急需一台可跨越障碍,能将水有效注到核反应堆塔顶上方的长臂架消防车。

三一重工泵车参与日本福岛核救援

三一重工泵车参与日本福岛核救援

当时担任三一泵车所所长的陈添明和同事们临危受命,迅速组成5人的应急团队赶往上海港,对捐赠福岛的62米泵车进行整改。“当时我们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,要根据日本提出的要求完成泵车的所有改进,同时还要对日本的操作人员进行培训,时间非常紧,大家都日以继夜的工作,不敢浪费一分一秒。”陈添明回想起当时的场景,仍记忆犹新。

由于泵车是打混凝土的,而此次去往福岛的62米泵车是负责打水的,在作业同时还要隔离核辐射,以免对机器控制部分造成影响,因此对整车的密封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陈添明他们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这一问题;虽然泵车自带遥控系统,但可操作范围只有200米,为了保障救援现场工作人员的安全,需要将遥控范围增加到2公里;为了能让操作人员更清楚的看到核电站内部的情况,还需要在臂架末端加装摄像头。

现场唯一装有摄像头和辐射传感器的三一消防车设备驰援福岛

现场唯一装有摄像头和辐射传感器的三一消防车设备驰援福岛

2011年3月31日—5月31日,三一消防车驰援福岛,持续为核电站注水,运行状态良好,没有出现任何故障。因三一消防车是现场唯一装有摄像头和辐射传感器的设备,所以经常伸展臂架对核电站进行探测,成为守望福岛核电站的“眼睛”。

三一重工泵车参与日本福岛核救援

三一重工泵车参与日本福岛核救援

现在回想起自己当时参与的这件“大事”,陈添明的回答很淡然:“当时只是完成公司交办的任务,没想到这辆泵车在后来的救援中会受到如此多的关注,更没想到这台设备会成为三一消防车的雏形。”虽然参与了这场举世瞩目的救援,但陈添明并不得自己有什么功劳,“我们只是对泵车做了一些技术的改进,62米泵车能够在福岛核电站圆满完成任务,主要得益于三一多年来在这个领域的技术积累,是全体三一人的智慧结晶。”

几经波折,特种设备问世

2011年,时任北京市委书记的刘淇在视察三一北京产业园时,听到了三一泵车驰援福岛救援的故事,同时还得知三一曾多次打破超高层混凝土泵送的世界纪录。“那段时间正好发生了央视新楼大火,刘淇同志得知了三一的泵送技术后,建议北京市消防局联合三一研发超高层供水设备,用于超高层建筑的灭火救援。”

三一泵车所所长陈添明与同事们

三一泵车所所长陈添明与同事们

2012年,三一研发出了这一特种灭火救援装备,并邀请北京市消防局前来对项目进行验收。虽然设备进行高层打水没有问题,但却与当下的住建标准存在一定冲突,由于当前的住房消防管道无法承受如此高的压力,暂时还不能与高层供水设备相匹配。“这个项目需要国家多个部门一起制定新标准,目前还不能大范围实施。”陈添明说,“虽然遭遇到了这样的挫折,但我们还是没有放弃,仍然在与各个部门积极沟通,争取在将来能实现这个项目。”

尽管高层供水项目因“超前”而搁浅,但北京消防局的专家在来长沙进行项目验收时,无意中看到了三一泵车在试验场调试打水的过程,他们觉得这一技术完全可以用到消防上,因为长臂架可以跨越障碍,对指定点精准打水,目前行业内还没有这样的设备,值得尝试。

三一泵车所所长陈添明

三一泵车所所长陈添明